欢迎进入新乡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373-7131007/7132005
地址:新乡市新二街三合一综合楼A区357室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课堂 > 空中课堂
在黑暗中看见光(下)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5-04 17:15:33

我要再讲另外一个她是一个性侵害的个案的例子。看不见,并不表示不存在,她是一个中年的女性,她有机会来找我做咨询的时候,她谈到她面对中年她有个深爱她的先生,但是她早年的家人、熟悉的亲人的伤害让她到了中年之后开始觉得忧郁,开始焦虑,开始没有办法跟自己的先生有亲密的性的关系,虽然她已经有两个小孩,生活美满,工作也非常的顺利,但是她到中年的时候意识到小时候的创痛依然存在。

我试着去理解她的创痛的过程。她告诉我在小的时候她的近亲,也就是所谓的亲戚的小孩对她有了伤害,那时候她没有隐忍,她反而告诉婶婶,但是婶婶非常的生气,非常的恐吓,用恐吓的语气告诉她不可以说出去。然后,她后来我告诉她的母亲,但是母亲也告诉她这个乡下到处都是玩,都是可见的,就忍下来了,不要把这种家丑不可外扬。妈妈虽然很关心她,但也觉得是自己的家人发生的事情,如果一旦说出去了,一旦进入诉讼,那可能家族就会破裂,也叫她就不要说出去了。

我试着再多去理解,我试着比较仔细地进入她的生命经验的当时,我问她说在小学的时候她面对应该是堂哥的伤害,她那时候何以能够跟她的应该是伯母去说出这声抗议?去跟伯母说他的堂哥对她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我说一般的小女孩大概在这个时候是很难说出口的,你何以能够知道,这时候该为自己的权益有所主张?在这个过程当中的询问,她仔细的回想起来,她说因为我看到不公平的事情,我就是要把它说出来,因为这件事情是不对的,我知道它是不对的,他不应该这样对待我,所以我一定要告诉我的伯母,让她知道。

我问她说要这样说出来是容易的吗?她回答其实是很难得。她想过了很久,想了好几天,但她会觉得这件事情是不对的,不对的事情就不能够让它继续存在,即使她非常的伤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继续问她说当你知道一件事情是不对的时候,就能够去尝试采取行动,而对这个不公平、错误的事情去做一些表达跟发声,这样子的一个行动,是从那个时候才开始还是以前她就有过?通过这样子的询问,她开始有机会去说她在小学里头如何去照顾其他可能身有残疾的同学被同学/其他男同学给欺负的时候,她为那个女性的同学挺身而出的过程,即使她被打。

这个女性,她说起她在小学的时候看到班上男生在欺负其他女生的时候,她虽然是长得很小只,但是她依然为那个女生挺身而出,她觉得不应该这样欺负弱小,她就挺身而出。当她有机会去说出她总是在看见不公平的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挺身而出。我请她去描述说这样子的一个女孩身上展现了一个什么样的一个能力跟特质,她会告诉我她展现了一种勇气。她还告诉我她其实是生命当中有个很坚信的价值:人是公平的,人不应该被伤害,人没有权利去伤害别人。这样子的价值支持着她,所以在她即使那些男生比她高大,她依然也会为女生挺身而出。

本来这个故事她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受伤的人,她是一个早期的性的创伤让她在人跟人的关系当中,自己觉得是自己是没有能力的,所以她经常用一种很努力的去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方式去证明自己的价值。好像唯有事业上的成功、在人际上面的和谐、唯有把家庭照顾好,她才是一个有价值的人。过去的伤痛让她对自我的价值的怀疑,她这样子的怀疑到了中年之后开始越来越大声的时候,她寻求了咨询。当她在这个咨询的对话里面,她开始有一个机会去看见,在小的时候她其实就拥有了一种能力。

拥有了一种不畏权势敢于挺身而出的能力,所以她不是一个受害者。虽然即使她受害了,但她在当时是有为自己的权益挺身而出。当她能够看见自己、能够挺身而出的时候,她的自我的价值、自我的认同,开始有些新的元素进来。看不见得并不表示不存在。当透过一个心理咨询的叙事的对话的开展,她开始可以看见本来没有看见自己的一种对公平正义的追寻,她看见了自己会为弱势挺身而出的一种勇气,她开始去看见原来:她是一个有价值的人、她原来是一个有力量的人,她不需要再委曲求全。

所以,叙事治疗其实在聆听故事的时候会有不同角度的聆听。今天其实我花比较多的时间都是用案例的方式,想要去比对来谈的个案经常会带着所谓的创痛而来,我们过去可能会站在一个专家的位置,急着要帮他去分析成因、找到问题解决的策略,我们可能会认为它(问题或创痛)是他的认知的扭曲,所以要改变他的想法;我们可能会觉得是他早期的创伤,所以要完形,所以要透过让他过去经验的宣泄;然后我们可能会认为他是缺乏良好的人际技巧,所以我们要教他好的人际技巧,让他去面对生命。

叙事治疗站在一个不一样的观点,它相信人是有内在的资源,是有问题解决的能力。所以当我们在聆听的时候不会只停留在痛苦的故事、困扰的故事,也不会只停留在他无能为力的故事。我们会透过仔细地聆听、聆听他在生命故事当中除了问题当中还有没有一个第二层的故事的轴线。而现在故事的轴线是原来被忽略的,比如说在受害的经验当中他可以自我保护的经验;在一种他被同学霸凌、敌视的环境当中,他可以去寻求协助,拥有一两个好朋友;他在一个家暴的不安全的环境当中,他可以找到一个安全的空间。

我们会仔细的聆听。当一个人面对生命的失望的情境当中,他如何还能够拥抱对生命的希望;我们也会去留意一个受贬抑、嘲讽的一个人的生命的经验当中,他不被爱,但他却可以发展出来对别人的慈爱的能力;我们也会去留意当被排挤孤立的时候,他依然能够保有跟人有连接、更亲密的能力;我们也会去注意当一个充满了重男轻女的一种所谓的偏见的环境当中,他如何的去拒绝那样子的负向的评价,而能够看到自己的价值,努力向上;我们也会去留意在自我排拒的氛围当中,他怎么样去做自我的接纳。

所以在这样的自我的描述里面,我们透过仔细的聆听,透过问题的外化,然后去解构。解构指的是去看件事情的不同的面相,也就是说逃避可能是不好的,但是逃避有些时候也是必要的。我们看见一个人的软弱,也能够看见一个人的生命的厚度;看见一个人受到创伤,但是也看见他在创伤当中是有反应的。透过这样子的一个聆听和解构,我们试着会去再做更多的所谓的重写故事。叙事治疗的流程可以简单的说叫做:外化、解构、重写,但它其实有很多的内涵,更细步的技巧需要再进一步的深化。

今天花了比较多的时间都在用案例来说明它的概念。但我不太知道伙伴们/大家这个时候会不会依然有许多的困惑或者疑问,但是我也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保留这些困惑、可以保留这些想法。然后,因为叙事治疗,它是一个有别于过去传统的治疗理论,它经常需要我们移动我们看待生命的角度,去看待理解人的一种思维,所以常常会挑战了我们以前约定俗成的一个心理咨询师应该是一个专家的角色,而这样子暂时以当事人为中心、生命经验为主的故事的叙说。

从事叙事治疗的咨询师会从专家的位置稍微离开,而是以当事人的经验为主的一个理论取向跟实务的做法。它其实方法上有很多的问句,我今天并没有很多的一个举例。一会我们也没有机会练习,或许未来可能大家如果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在不同的研习的场合,可能比较需要做一个完整、比较有系统的培训,可以让你自己去知道这样子的观点如何实践在一种心理咨询的一个对话,以及帮助当事人对自己的生命有不同的叙说。今天比较方便?的是透过案例的方式来跟大家做一些说明,希望这样子的一个分享,也希望这样子的分享能够引起大家对于叙事治疗的一个好奇。我也知道叙事治疗在中国大陆已经有非常多的培训的课程,有不同老师来做不同的分享,它(叙事治疗)在慢慢的成熟。也希望大家,我邀请大家有更多的伙伴可以进入到这样子的一个理论去做一个尝试。试着去理解,当我们一个心理咨询师移动不同专家的角色,而是用好奇的眼光的角度仔细的去聆听,跟我们的当事人的同在,你会发现当事人不会总是一种内在的缺陷,我们会发现个案内在有很多的资源,而这个资源让我每一次跟个案的互动都有很多的感动。

有一些伙伴有给我一些问题,我想要试着去回答,说说看叙事治疗在应用当中的一些问题。有伙伴们问到说叙事治疗怎么样应用在所谓的中小学生中?事实上,叙事治疗有个外化的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把问题跟人、经验做一个分开,而这个做法常常其实是对儿童或者青少年其实是非常的有用的。我常常会透过绘画的方式或者玩偶的方式,让他把人跟问题来做一个分开,邀请他把那个问题放到画当中来。

我会邀请可能学生,中学生、小学生问他,如果这个可以对话的方式的时候,我可能就会请他说唉,那个焦虑长什么样子,你要不要把它画下来?”OK,透过焦虑把它画下来的时候,我可能就会用一个所谓的外化的问题,我可能问他说唉,那个焦虑什么时候容易出现?唉,那焦虑出现的时候会对你说什么?噢,焦虑它什么时候特别容易变得很强大?呃,哪谁是焦虑的朋友?那焦虑会影响你的生活的哪些层面?透过这样子的绘画提问,让个案可以看见他自己跟焦虑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一种他就是焦虑。

绘画的方式很能够做一个问题的外化,所以有机会我会通过外化的方式,而这种外化的方式常对中小学生也会非常觉得有趣。那我曾经有一个培训的学员告诉我说他把外化用在一个高中生的戒烟的团体。他就说非常的有趣,是因为本来去跟那些高中生去谈什么戒烟的时候他们都会非常的防卫,他们说我都没抽烟,找很多的借口——偶尔抽一根没有什么,可事实上当他把它(抽烟)外化出去之后,发现他们非常的有趣,他们就会开始去知道原来什么时候抽烟的念头容易出现,有时候他们就会知道什么地方特别、抽烟的行为会产生。

所以外化的方式以及用绘画的方式和玩偶的方式或者游戏的方式,如果你有学过其他的一个心理咨询的理论,有些时候是可以被应用的。所以跟中小学生我大概会用这种方式的对谈,而这样的方式会经常是一个非常活泼有趣的过程。另外一个问题有谈到是说叙事治疗几次可以解决来访者的问题?事实上是治疗跟其他的治疗理论可能是一样的吧,它可长可短。在我的工作的经验当中,最短四次的会谈,一个惧学的孩子他就可以返校。然后,有的个案我也可能会谈了两年,他持续的在这个会谈过程当中不断的整理他的生命的经验。

也有人问到说叙事治疗适合解决什么样类型的问题?事实上并没有特别的限制。在我的工作的经验跟整个的在培训或者是在我在台湾大学教课的过程当中的一个讨论里头,会发现包含过动症、包含忧郁、包含焦虑或者包含所谓的学生的偏差的行为,或者包含有些时候自杀意念我们都会尝试的应用。重点是能不能保持叙事治疗的一个精神:相信人的内在有其问题解决的知识,而能够在问题当中看见他生命当中难能可贵的一种资源,所以这个地方我们想还需要做一些的更多的细部的讨论。

叙事治疗的具体的操作过程是怎样的?具体的操作过程,这个问题我原先可能想的是跟有谈过的叙事治疗,基本上它的一个治疗的过程大概都可以被分为几个阶段。我有请助教老师帮忙,可以把那个过程传给大家,就是基本上透过问题故事的一个外化、解构,然后重写,让它在不同的细部的内容当中有一些细节的做法,那些细节的做法里头你会看见,它其实是有一些所谓的内在的地图,那这些地图其实经常在很多的书上会有一些描述。

比如说,当有个故事,我刚刚讲的命名影响评估、诠释这个地方。其实就是问题刚看到的焦虑什么时候比较会影响你,那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让焦虑来干扰你?那当焦虑影响了你的人际关系的时候,我们会做一个评估问他说你喜欢这样子的结果吗?然后也会问他说你何以会不喜欢这样子的一个焦虑对你生命经验的影响?这是在外化的对话。透过这样子的一个很多的对话的过程,叙事治疗基本上它是一个对话的专家,也就是说它并不预设当事人的问题该有什么样的解决的方向,但是它透过一个专业的训练,可以开启所谓当事人对自己心愿经验的更多的描绘跟诉说。

叙事治疗很特别的地方是它认为人的故事必须在社会里面流传,不是只在咨商室里头的。所以它在后面所有的重写故事的时候它会邀请许多的观众,它会去问你是怎么办到的?当你这样能够这样办到的时候,有谁不意外?有谁会知道你从小就会知道你具有这样的能力去面对这样子的伤痛?有谁会很高兴你的生命可以有这样的一个进展?我们会邀请所谓的生命当中重要的他人进来,然后透过这样子的过程当中去见证他的改变。那这里头有相当多的所谓的细部的对话的技巧,他需要仔细的练习,我们才知道哪些对话的句型可以怎么样子应用在一种咨询的对话当中。

今天我本来有一个抑郁症的个案,但我没有机会把它讲到。那有人问到对抑郁症是要怎么样进行心理咨询?它的概念其实是跟前面我所描述的例子当中其实是一样的。我们不会认为抑郁症的病人去分析它的成因,我们也会相信抑郁症不会总是百分之百的控制跟影响一个人,我们会试着在理解一个人在抑郁的过程当中的生命经验的细节,透过细节的描述试着去拉开一个空间,让我们去看见他跟抑郁情绪之间的关系,把抑郁这个情绪拉到人的生命经验之外去做一个讨论跟对话。

另外一个问题,有个伙伴问到说怎么样正确的引导所谓的病人或患者叙事的一个氛围?我觉得叙事治疗我对我来讲最珍贵的一件事情是心理咨询师把自己站在专家的位置的后面更退后一点点,而把一个人的生命的叙说的诠释权回给当事人。而这个地方其实要说,这其实并不容易。它经常需要让我们保持住一种叫做不理所当然的认为当事人讲的事情我们有一个答案,不理所当然的知道他讲的事情我们有一个方向,我们会需要保持在一个叫做not knowing,也就是一个不知情的状况,这个不知情不是一个不知道、不了解的位置。

这份not knowing的概念,它指的是一种不用我们专家、权威的知识体系去标定,去诠释当事人的生命的经验。透过这样子的过程当中,让一个当事人或者患者的生命的一个叙说的权利由他来诠释,所以在这个地方叙事治疗,如果有机会有更多的讨论的时候,你会发现叙事治疗经常是站在一个非专家的位置。这其实对许多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人,对这个部分其实有些时候是会有一种慌张跟不确定。但在我的经验里头,这样子的一种尊重、不知情、不预设答案的对谈的方式,反而把权力回给了当事人,是一种赋能。

最后,叙事治疗在台湾有非常多的翻译的书,那个书单我也交给主办方,没有完全列,我是列的基本觉得可能容易读,按照它的顺序从容易读开始排起。我知道在中国这边也已经有许多的著作都已经有被翻译出来了,因为它的中文的译文译的翻译的书非常的多,大家可以当作一个参考。

最后,其实要谢谢大家的聆听。这是我第一次的微信的课程,摁着手机讲话对我来讲也是非常的慌张,但我今天我尝试着用过去的、我比较多的实务工作的经验,想要传递一些叙事治疗的基本的概念。透过这样子的邀请,邀请大家进入到一种叙事治疗,能够更深入的一个讨论、更深入的一个学习的过程。希望今天的一个分享对大家是会有帮助的,我最后就用一句话跟大家分享。我很喜欢“脆弱之处即是力量的所在”这句话。

脆弱之处即是力量的所在。它其实也在做一件事情,就是多等的概念,有些时候当事人来谈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它是他的困难、是他的脆弱,但是常常来谈的问题,也是他生命经历经验当中很重要的资源,脆弱之处即是力量的所在。一个创伤的受害者创痛的经验是一种脆弱,当一个这样子的创痛的经验,他当时的回应,他如何面对创痛,他如何回应和创痛带来的一种互相的效应。这里头展现的是一种资源,是一种能力。脆弱之处即是力量的所在,跟大家分享。

谢谢大家聆听晚安!

谢谢大家陪著我,辛苦了。晚安!